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剑气荡江湖
剑气荡江湖
长沙,距衡山约三百里。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,在传说中的尧、舜、禹三代同时,在洞庭、鄱阳之间和不淮、江汉平原出现了一个名爲“三苗”的新的氏族部落集团。
  人们一般认爲它原是以蚩尤爲首的九黎部落集团,在与炎黄部落的战争中失败后流徙到到南方发展而成的。古籍中记载“潭州古三苗之地”,“三苗建国在长沙”,长沙由此而来!
  长沙北临洞庭,素有“水乡”之称,境内河汊溪流密布,高耸的城墙外面则有宽宽的护城河环绕。古人爲了克服“川泽之阻”,或独舍资财,或邀衆募捐,或衙署拨资,“大江则造舟乱流以渡,断涧则伐木凿石架阁以通。”
  秦朝建立之后,秦始皇采纳巫相李斯的建议,废诸侯,立郡县,分天下爲36郡。在原楚国的“江南”之地,正式设立长沙郡。
  据《汉书。地理志》载:“长沙国,秦郡。”南朝郦道元《水经注》亦云:“秦灭楚,立长沙郡。”从此,长沙开始纳入全国统一的政治体制,并第一次明确地以一个行政区域载入史册。
  长沙,北起洞庭,南逾五岭,东邻鄱阳湖西岸和罗霄山脉,西接沅水流域。
  长沙在政治、军事上的地位非常重要。它北有洞庭重湖,南有五岭屏障,发源于岭南的湘江流贯全境,连通南北,交会东西,曆来爲南部疆域的重镇名城。浩淼无涯的洞庭湖,阻隔关山,是长沙的北部门户。古有:洞庭湖“中有磊石山、秦骑望两处,高踞全湖,周望万顷,铜盆、万石两汊,爲湖中栖泊要害,南北有事,势在必争,”之说。
  “千古第一帝”秦始皇巡行天下,即曾亲临洞庭。前219年,他从南郡“渡江,至湘山祠”。湘山,即今岳阳君山,处于烟波浩蕩的洞庭湖中,山上葱笼青翠,祭祠湘君的湘山祠临湖而立。据《史记。秦始皇本纪》记载,秦始皇渡湖登山,湖面大风骤起,波浪滔天,“几不得渡”。便问随行的博士:“湘君何神?”博士答:听说是尧的女儿、舜的妻子,葬于此。威震四海的秦始皇似乎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窘境,勃然大怒,乃下令派刑徒3000人将湘山的树木砍伐殆尽,然后返驾回都,未能继续南行。
  长沙更有丰富的人文积澱,而景点则以“潇湘八景”是最具特色和着名。“潇湘八景”有:潇湘夜景、山市晴岚、远浦归帆、烟寺晚锺、渔村夕照、洞庭秋月、平沙落雁、江天暮雪。”古往今来吸引着无数的游客前来!
  我到长沙,已经是离开衡山第二天的事情了。
  在繁华的大街上行走,我第一次感受城市的热闹与喧哗!感觉就象是村佬出城一样,事实上也是这样。在衡山一住就是十五年,下山后就有一种重回人间的感觉!
  回到人间最现实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吃饭,我下山时,师傅翻遍了衡山才找出了可怜巴巴的十三两银子。他跟我说,跑江湖根本不用银子,没有钱花时就去“劫富济贫”“替天行道”。
  一路走来,我实在找不到“劫富济贫”“替天行道”的理由,也没有爲富不仁的地主、恶商可以下手,所以我每餐都是吃稀饭、馒头度日,到长沙时,身上也只剩八两银子了!
  我到长沙正直中午,于是我就挑了一个简陋的茶摊要了一碗牛肉面,这两天实在饿得不行了。
  一边吃,就听到旁边的人议论道“知道吗?沈府出大事了!”
  “我听说了,江湖上有个‘点蕊采花’的淫贼看上了沈府的千金小姐沈奕筠!”
  “是啊,就是那个武林上传说的赵玉泉,听说今晚他就去沈府要人,弄得沈府上下一片不得安甯!”
  “沈员外已经放出话了,谁能将赵玉泉捉住,就酬谢一万两!”
  “嘿嘿!这沈百万也会打算盘了,他就这麽一个宝贝女儿,再怎麽说也不止一万两吧!何况我还听说那赵玉泉在黑道武林排名列三十二位呢?!”
  “今天已经有上百名的长沙捕快已经到沈府部署了,说是一定要将赵玉泉这个淫贼捉住!”“那就有好戏看罗——!”
  ……
  我一边吃着牛肉面,一边听着人们的议论!吃饱拍拍肚皮,心想,或许今晚之后,我淩展鹏就有万贯家财了!
  不知道爲什麽,现在我反倒希望江湖上多几个这种恶贼,这样我就不必担心没有饭吃,樱雪想要的漂亮家居装饰,都不成问题了!想念至此,我的心竟轻松、快乐起来!不时还吹起口哨来!
  我想,如果现在就是晚上,那就好了!
  第八章擒贼
  二月初八,沈家大院。
  我到达长沙的当天夜晚。
  沈府的后门。今天府衙调派好手把沈府围了个水泄不通,对赵玉泉是志在必得。在我偷了一件捕快的衣服穿上,混在人群中,竟也没有人发现。
  我忽然想到,赵玉泉会不会也跟我一样混在人群之中呢??
  这时我身后的一个捕快走过骂道:“真他妈受罪!赵玉泉要落在我的手里,老子脱光了他丢到外面,把他那话儿冻掉!”
  说话的人就是这次围捕行动的总捕头,李震。
  长沙的二月天还比较寒冷,对于那些没有多少武功根基的人而言!
  看着他缩颈搓手的模样,我不由回忆起衡山险峰上的严寒,这时李震旁边的一名捕快嘿嘿笑道:“我佩服他,这麽冷的天,哪个园子里不好找个俊俏姑娘,他却辛辛苦苦来采花!”
  李震顿时来了兴趣,三角眼里透着猥琐的眼神,靠近旁边的那个捕快低声说:“园子里的姑娘怎能和沈家大小姐比,去年灯节时我望过她一眼,没哪家园子的姐儿有她那风流模样的!”
  “小心让沈员外听到,找人阉了你,你老小子没处叫冤。”那个捕快望着李震奸笑着说,李震嘿嘿干笑了两声。
  “沈大财主还真疼这女儿,这麽个水灵灵的闺女,舍得经常让她往外跑。”那个捕快又道。
  “可不是,沈财主娶了八房姨太太,却只生了一个闺女,喜欢的不得了,老早就放出风声,日后舍不得这闺女离家,女婿须得上门入赘。沈家几百万家産,不知是哪个王八蛋有福来消,啊,听说那沈奕筠还是衡山派的弟子!”
  我在旁边听到心中着实讶异。只听那个捕快也愣道:“衡山派?真想不到!”
  李震笑道:“就是,这小妮子学过几天名门正派的武功,所以一向胆大,三天两头跑出去玩碰到赵玉泉那淫贼,好在衡山派来了人…”
  “你说的是衡山派掌门林诗韵的大弟子秦茹岚?”
  “对,听说秦茹岚是当今天下十大美女之一,排名第八位!比起沈奕筠还要美上及分!就是不知道武功怎麽样?如果是林诗韵或楚行风来,来多个赵玉泉也是送死!”李震越说越兴奋!
  我心想正要找秦茹岚,现在正好都在。看来今晚的好戏是少不了!
  我回头看了李震一眼,眉粗,肤黑,国字脸,整个人看上去大约三十出头。有点武功底子!
  就在我思索时,擡头一望,刚好捕捉到一黑衣人从正门上方跃入沈家大院。不知道谁叫了一声:“来了!”
  一时间哨笛狂响,数十条身影从沈家院子各个角落沖了出来,将那黑衣人围在中央。李震沖上前去,说道:“妈的,还真敢来?”这人显然有备而来,看来不会逃跑。
  我也跟着人群而去,那黑衣人背上负着口长剑,全身只有一双眼睛露了出来,静静的站着,似乎这包围早在其意料之中,对周围数十名手持铁尺剑剑、虎视耽耽的捕快也不怎麽放在眼里。人群里走出一名魁梧中年大汉,对黑衣人抱拳道:“在下长沙总捕头李震,敢问阁下可是赵玉泉?”
  黑衣人哼了一声,“废话少说,动手吧!”言罢当胸一拳击向李震。
  这黑衣人的神情和出手都大大咧咧,轻视到极点,李震过惯到哪里都有人给几分薄面的日子,忽然间怒火中烧,踏步上前,左臂一挡,右拳便直捣黑衣人胸前。黑衣人身形一转,已到了李震身左,反手砍向他胁下。
  李震自恃臂上硬功了得,见对方不敢硬碰,又是左格右拳,黑衣人脚步一变,身形已转到李震身右,随手挥掌击出,用的竟然是江湖卖艺之人都会的长拳和游身掌一类粗浅功夫。李震更是大怒,拳拳劲力十足,呼呼有声,黑衣人每每避过锋芒,双脚内扣暗含八卦,身形越转越快,不久衆人眼里就只看见一道黑影。寻常捕快早看不清两人的招数,李震知道遇上高手,身形沈稳,出手也逐渐凝重。
  两人一动一静,转眼已拆了近百招。突然“泼”的一声,黑衣人高高跃起,似乎被震上半空,李震却“哇”的吐出口鲜血。衆捕快大惊,想不到胜负见晓如此之快。
  黑衣人心中得意,忍不住炫耀了一手飘忽的轻功,身形一转,就好似雪花随风飘舞,轻轻落在围墙上,一面朗声道:“沈大小姐何在?在下赵玉泉求见!”言罢一纵窜入后院,逢屋进屋。沈家大小老少全集中在内院,一时尖叫声处处响起。
  李震一着之差身受内伤,一时不敢移动,急呼道:“大伙齐力拦住这厮!”衆捕快连忙追入后院,不过人人暗自打算,难免口上喊的震天响,脚下却磨磨蹭蹭。李震看在眼里,激怒攻心,忍不住又吐了口鲜血。
  我沖入后院,见黑衣人窜进窜出,却并未出手伤人,遂放下心来,既然不必马上露出武功,便只远远跟着。
  那黑衣人一掌将木门震的四分五裂,见房中有一仗剑而立、脸带惊容的妙龄少女,秀丽中略显清涩,但也清丽动人,她就是沈府的千金沈奕筠,难怪赵玉泉敢冒如此大险来偷香窃玉,这沈奕筠的确够迷人。只见赵玉泉哈哈一笑大步踏了进沈奕筠房中。
  沈奕筠见来赵玉泉闯入,娇叱一声擡腕挺剑刺出。剑势轻灵,中途却圈腕斜划,但见剑光闪烁,确是衡山剑招“长虹贯日”,不过火候太差,与黑衣人着实有段距离。黑衣人向左一沖避过剑锋,探手向沈家小姐玉腕抓去。
  沈小姐显然少有与人过招,大惊之下收剑回削,黑衣人“嘿”的一声冷笑,身形一折,平空从剑锋上跃过,一副吃定对方的架势。
  沈小姐用剑也还巧妙,手腕一翻撒出一片剑光,斩向黑衣人双腿。黑衣人怪手一探,径自抓向她鼓腾腾的酥胸,沈小姐双靥飞红,杏眼带煞,回剑削向他轻薄的双手。
  黑衣人哈哈一笑,顺势曲指在剑锋上“叮”的一弹,沈小姐玉臂一麻,长剑“铛”的一声掉到地上。黑衣人一指点上她香肩“中府穴”,把她往肩上一抗,又沖了出来。
  这时我身后有人突然纵前,一剑劈向黑衣人右肩,一面喝道:“大胆淫贼,休得猖狂!”
  只见人群中一个丽人轻纱蒙脸,飞纵而出。她婀娜动人的身材,映衬出她那无以伦比的凹凸曲线!单看她那美丽的背影,你就可以想象出她的绝世风华的迷人风韵!
  今晚在沈府还有那麽大魅力的人,只有——秦茹岚!
  第九章秦茹岚
  秦茹岚,衡山派第十七代弟子,林诗韵的接班人。在天下绝色谱中排名第八位!是我的编外师妹。比我大半岁,入衡山却比我迟半年,所以她还是我的师妹!当秦茹岚出现之时,赵玉泉和我同时爲她的美丽所震撼!尽管她蒙着一层白纱。
  “长风吹卷”秦茹岚向赵玉泉所刺出的那一招是衡山派的真传绝学之一!
  深烈的剑风,随剑扬起。
  这看似简单的一剑,内中大有玄虚,厉害并不在于剑势的淩厉,而是在于这一剑所显示出了秦茹岚的自信。
  赵玉泉却一点也没有将秦茹岚放在心上,这并不是说他大意轻敌,而是他并没有被对方的声势所慑,只是凭这点,就可以明白赵玉泉爲什麽可以扬名江湖。
  秦茹岚当然看出对方没有丝毫畏缩惊惧,心中一懔,低喝一声,顿时剑气大盛。
  赵玉泉纵身避过秦茹岚刺来的剑,喝道:“好厉害的衡山剑法,后会有期!”说着身形一顿跃上房顶,转眼越过围墙。秦茹岚紧追不舍,跟了出去。我跃上房顶,见两人一前一后往东城外奔去,便远远的跟了上去。
  奔了一柱香时分,我看两人你追我赶,由于赵玉泉肩上还背着一个沈奕筠,很快就被秦茹岚追上了。
  赵玉泉没入一片树林后,停了下来。我小心潜到近处,片刻秦茹岚奔了过来,长剑直指赵玉泉。
  赵玉泉奸笑道:“秦女侠真是好武艺!我赵某人佩服得紧!”
  秦茹岚对他的奉承不感兴趣。只听她喝声道:“淫贼,今晚就是你的死期!”
  赵玉泉笑道:“是吗,就怕你秦女侠没有那个本事!”
  秦茹岚娇诧道:“接剑!”左脚移前,大剑当头劈下,由提剑、举起至劈下,这三个动作有种连绵不断的气势,使人感到不能在这动作完满结束前,向他做出任何反击。
  我看了不由感歎秦茹岚的武功,的确更胜白樱雪一筹!
  赵玉泉是个淫贼大半武功都在鬼魅般的轻功上,不擅打硬仗,但在这样的情势下,却不能飞避开去。
  他闷哼一声,一拳打出。
  秦茹岚心中大奇,自己这一剑挟整晚窜逃的闷气出手,威力惊人,对方怎会蠢得以拳头来硬博,而不出他身后的长剑呢。
  秦茹岚心中一动。剑势微妙地由大开大阖,变化巧生,剑锋颤震间,爆起一朵朵剑花,蓦然间笼罩着赵玉泉可能攻入的每一角度。
  ‘叮叮当当!’
  孤竹拳化掌,掌化爪,五指屈弹,连续五次弹在剑锋上,封挡了秦茹岚的攻势。
  秦茹岚暗暗一惊,剑收再出,由直劈改爲斜扫,长剑巧妙地倾侧,剑身恰好反映着天上明月的黄光,照上赵玉泉的双目。
  赵玉泉眼目受扰,一时间看不出大剑的来势,心中一懔,硬往后移,这等于是输了半招。
  赵玉泉想不到对方竟能利用天上月色,但他毕竟是江湖经验老道,挥手左爪往秦茹岚抓去,右爪却收在较后处,隐藏着厉害的杀着。
  秦茹岚收剑后退,看得出她无法应接赵玉泉的攻势,如果再僵持百余招,秦茹岚恐怕会有生命的危险!
  “赵玉泉,接招!”我大喝一声,从背后沖出!一阵掌风,顿时让赵玉泉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!
  赵玉泉心下骇然,心想今晚难道还有高手埋伏其中!于是连退舍几步!
  当我现身在秦茹岚与赵玉泉的当中,二人同时一愣。不由大惊,原来我身穿捕快服饰。一个普通的捕快又怎麽会有如此高的武功!
  我见二人愣住,笑道:“怎麽?没有见识过象我这麽帅的捕快吗,今晚有这麽好玩的事情,怎麽可以少得了我?”
  赵玉泉“铮”的一声抽出背上长剑,森然道:“阁下好高明的轻功,赵某佩服的紧,敢问尊姓大名?”
  我慢慢走了过去,嘿嘿笑道:“高明嘛,那倒未必,在下贱名,不足入您的贵耳!”说着,突然一步跨前,已到了赵玉泉的身前。那赵玉泉促不及防,大骇之下急忙后退,同时挥剑在身前洒下一片剑网。
  我轻闪而避开他的剑网,并急速反应,趁赵玉泉无暇顾及之机却,一个抽身飞跃时,将赵玉泉手里的沈奕筠抢了过来。
  而秦茹岚则抖长剑直指赵玉泉,让他不敢贸然的轻举妄动!
  我不由心中感歎秦茹岚的聪明,对赵玉泉道:“你现在是自己投降呢?还是要我出手!”
  赵玉泉恨恨的“哼”了一声,并不作答!
  我径自给甯大小姐拍开穴道,她“嘤”的一声醒了过来,见被我搂在怀里,大惊之下一掌击来。我轻轻挥开,一面退开了一步。这女人当真标致,身上一袭紫红的精致锦缎小棉袄,不仅丝毫没有臃肿的感觉,更衬的她肌肤若雪。抱着她时幽香满怀,令人不由心神微蕩。想起刚才赵玉泉在她香臀的一拍,目光瞟了过去,果是丰满挺翘。
  沈小姐见我身穿捕快服饰,又见赵玉泉持剑站在对面,“呀”的一声,这才知道怪错了人。我笑道:“沈小姐,在下金陵府捕头楚天横。”
  我没有报出自己的真名,是出于对家里人安全的考虑。师傅老人家就曾对我说,行走江湖,最怕是连累家人!于是他老人家就给我行走江湖起了个“楚天横”的名字!
  我把沈奕筠扔给一旁的秦茹岚,转头瞧向赵玉泉。那赵玉泉盯着我冷冷地道:“阁下当真是捕头?李震的功夫可及不上阁下!”
  我笑道:“不错,在下也不想再做捕头了,这活又辛苦又不讨好,只是现在银子不好赚。你偏又那麽值钱,我只有去当捕快罗!”
  “阁下要钱那还不好说,”赵玉泉哈笑道:“我虽然不是大富,这点钱还出得起,咱们大家好商量。阁下要多少?”
  我笑了笑道:“你身上带有多少?”我见赵玉泉对我有点忌惮,想笼络我,我就干脆敲诈他一笔。
  秦茹岚见我跟赵玉泉谈交易,眼中露出鄙视的神色,同时运气随时进行防卫!
  “这里有二十几万的银票,你看够不够!”赵玉泉说着就把银票扔向我!
  我顺手一接,看也不看就塞进怀中,秦茹岚奇怪的瞧了我一眼,只见我摇头道:“钱我收下了,但你我还是要抓。”
  赵玉泉一听,气道:“无耻小贼!”
  我转过头对秦茹岚、沈奕筠说:“你们是衡山弟子吗?”
  沈奕筠脸红说:“衡山派林掌门长教了我二年的剑法,让我练了防身。”
  秦茹岚却不言语,看得出她心中有气!
  我心中暗道“一会非要你哥哥长哥哥短的叫我不可!”,心想着转向赵玉泉,道:“喂,淫贼,老子要出手了。”
  我抽出腰间的青云剑,又是一步跨前,这是我第一次真正使用青云剑!
  赵玉泉早有所防,身形一侧,反手刺出。这一剑又急又快,阴险毒辣而又淩厉凶险。我横剑一挡,去势便爲之一缓,赵玉泉既已存杀心,此刻占了先机,剑法连绵而出,一把长剑使的犹如灵蛇,上下窜伏,招招不离我身上要害。
  我感觉赵玉泉的剑法跟“勾魂夺魄手”司徒鹤的手法有所相近,我正好将他当司徒鹤来练招!故仅是左挡右格,一面仔细留意其剑招来龙去脉。秦茹岚和沈奕筠看着我在剑光里穿来穿去,两人心意不同,却不由都露出急色。赵玉泉的剑招练得锋芒毕露,但仅仅止于这点苦练的表面功夫,与师傅传我的“剑法”境界相去甚远,根本奈何不了我半分。再过数十招,似乎他再也使不出什麽新意,我大喝一声:“长风吹卷!”只听一连串“叮叮”兵器交击声,那高师兄手中长剑断成七八截,我的剑指在他的喉头。他脸如死灰,盯着我道:“原来你是衡山弟子。”
  “不对,少爷我不是衡山派的”我说道:“我是让你知道,衡山剑法若是使得正确,不是你这种人能破的。”既然我师傅自逐师门,我也不算衡山派的人。秦茹岚与沈奕筠听我如是说,俏脸不由变成块大红布,秦茹岚没有料到胜负转眼已定,眼珠乱转,偷偷瞟向我。我故意不去理她!
  “你打算拿我们怎麽办?”赵玉泉问道。“国有国法,”我收剑道:“你跟我回去归案。”事已至此,我也不能再隐瞒武功,反正案件一结,收了钱,我就走人。
  “是吗?”那赵玉泉见我收回了长剑,嘿嘿一笑,手上突然扔出一颗药丸在地上!
  “轰!”一声巨响!一股红色浓烟飞奔而出。
  我是久读医书,自然知道这是含有巨毒的“血珑烟”!
  “有毒,快闪!”我朝秦茹岚、沈奕筠二女狂扑而去,将二女推出三丈之外,远离毒烟!
  赵玉泉趁机飞纵而去!望着他远去的身影,不由咬牙切齿。这是我因爲大意而放失的第二个人了!
  这时沈奕筠尖叫一声,摇摇欲坠。顿时晕倒了过去!
  我从怀中拿出一颗“回心丸”给秦茹岚道:“给她服下就没事了!”
  茹岚接过一看!惊讶道:“回心丸!这是我们衡山的珍贵药,你怎麽————??”
  我沖着她笑笑道:“因爲我是你经常嘲笑裤子烂了,整天光着屁股在衡山走的小马猴啊!”说着,不断对她眨眼!
  秦茹岚就象发现了惊天大秘密一样,惊呼雀跃道:“是你——展鹏师兄!”
  第十章惊豔
  我听到秦茹岚甜甜的叫声,心中一稣,顿觉气血翻滚!道:“茹岚师妹,怎麽见了师兄都不让我看看你的芳顔!”
  秦茹岚一听,俏脸一红!羞道:“我倒忘了,失礼!”说着便轻轻的将面纱揭开!
  一张绝世惊豔的面容展现在我的面前,什麽沈鱼落豔、闭花羞月都不足以形容她天仙般的容顔!
  秦茹岚的美丽如同仙子下凡的惊豔!整个人都焕发出惊人的豔色!
  这时她的脸色稍有红晕,可能是我盯着看的原因。她胸部挺拔,美臀丰满圆翘,走起路来神采飞扬,本已青春成熟的胴体更是丰满迫人,举手投足、浑身上下无处不透着少女成熟的青春的气息及撩人风情。让人看过之后都有一种令人砰然心动的妩媚。
  我不由看得发呆起来!如魂魄出窍,“师兄,你怎麽了!”秦茹岚轻轻的问了一句!
  我这才醒觉过来,摇摇头道:“没什麽!!”
  秦茹岚问道:“展鹏师兄,你、怎麽下山了?”
  我笑道:“是师叔让我下山陪你的!”
  秦茹岚俏脸一红,娇啐道:“才不是呢?”充满了少女的娇呢,我心神一蕩!
  我道:“我可没有骗你,师叔还打算下山呢?”
  秦茹岚惊讶道:“师傅要下山???”
  我点点头,于是将司徒鹤侵犯衡山的事情说了一下,顺便也提及林诗韵下山的事。
  “真想象不到,我离开衡山才三天,就发生了那麽多事!”秦茹岚喃喃道。
  我问道:“另外两位师弟呢?”
  秦茹岚道:“我让他们先去杭州赴武林大会去了,因爲得知赵玉泉想对沈师妹不轨,所以我留下来帮忙。幸好师兄及时出现!”说着,眼中向我投出含情脉脉的一眼!
  我一笑:“其实我也没想到你会在这里,我来只是因爲没有钱花,想捉住赵玉泉去领几个钱。不过现在不用了,有了他给的这些钱,省着点花,足够我花一辈子了”
  秦茹岚笑道:“师兄你真幽默,还是没有改变原来的脾气!”
  这时,沈奕筠已经醒来!“我怎麽了?”她按了一下脑穴,摇了摇昏眩的头。
  秦茹岚道:“沈师妹,你中了赵玉泉的毒烟,幸亏有淩师兄在!”
  沈奕筠一愣:“淩师兄,是——?”
  秦茹岚笑道:“我忘了介绍,这位不是什麽长沙捕快楚天横,而是我们师伯的弟子淩展鹏,淩师兄!”
  沈奕筠羞涩道:“淩师兄,谢谢您的出手相助!”
  我道:“没什麽,这是应该做的,更何况还有银子赚!”
  沈奕筠听了一愣,秦茹岚笑道|:“沈师妹你别听他疯,他就是喜欢胡扯!”
  我道:“好了,淫贼也走了,钱是领不到,二位师妹,我先告辞了!”
  秦茹岚道:“怎麽?你不跟我们回沈府??”
  我道:“不了,我不习惯那些官场应酬!更何况我还偷了他们的衣服穿!免了。”
  秦茹岚急道:“可师傅不是要你保护我的吗?”说着,俏脸一红,羞着低下了头!
  我笑了笑:“明天你来清风客栈找我,我们一起去杭州!”
  “可——!”没等秦茹岚说完,我便飘然而去!留下二女癡癡不解的伫立在夜色之中!
  我终于有钱住进这高档的客栈了!清风客栈好歹也是长沙第一客栈!我进去时,掌柜的跟我说只剩一间房间了!因爲有一队镖队几乎将整个客栈包了起来。
  谁包都无所谓,只要还有我的位置就行。吃了一顿饱的,洗了个热水澡,正要上床睡觉,就听小二敲门说:“楚公子,有位姓秦的姑娘找你!”
  我脑子一闪,惊道:“秦茹岚!”于是对小二道:“快,请她进来!”
  我刚换好衣服,秦茹岚就进来了。她也换了一件白色的连衣纱裙,看起来更象天仙下凡一样不吃人间烟火!
  我将口